烤鱼论文

鹊在枝头闹春丝

未知
2020-03-28 16:09:18 发布于烤鱼论文
在中国画中,凡以花卉、花鸟、鱼虫等为描绘对象的画,称之为花鸟画。早在工艺、雕刻与绘画尚无明确分工的原始社会,中国花鸟画已经萌芽,发展到两汉六朝则初具规模。美国艺术博物馆所藏东汉陶仓楼上的壁画《双鸦栖树图》,是已知最早的独幅花鸟画,南齐谢赫《画品》记载的东晋画家刘胤祖,是已知第一位花鸟画家。随着时间和历史的变迁,中国花鸟画从内容到形式,都有了长足的发展,至清初朱耷则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最高水平,而齐白石的出现,则为中国当代的花鸟画,留下了浓重的艺术华章。
喜鹊是鸟纲雀形目鸦科鹊属的一种,因其声婉转,自古以来受到人们的普遍欢迎。《禽经》中说:“人闻其声而喜”。宋代欧阳修赋诗赞道:“鲜鲜毛羽耀明辉,红粉墙头绿树林;日暖风轻言语软,应将喜报主人知。”喜鹊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之一,出土于中国青海省乐都县出土的一件“柳湾文化”彩陶罐上的喜鹊图案,标志着喜鹊文化起源于原始社会时期的青海高原。喜鹊文化延续到今天,几乎深入到人类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,并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文化体系,而《喜鹊登梅》作为中国画、民俗画中最常见的喜鹊文化的艺术表现样式,已经成为中国艺术长廊中的精彩笔墨。
“关东喜鹊王”王振华,是齐白石的第三代弟子,他以自己求索近二十年的艺术经历,练就了自己的“独门绝技”喜鹊画,继承与发展着中国花鸟的绘画史页,也为中国的喜鹊文化增添了新的艺术内涵。
王振华自幼喜爱书画,并在长期的求学与工作历程中,广泛涉猎不同的绘画题材和艺术大师的代表作品,从临摹入手,提高自己对绘画整体布局和结构笔墨的掌控能力。1993年,他到北京某管理干部学院脱产学习,拜在齐白石二代传人、著名画家王长久门下,开始系统学习齐派绘画理论和笔墨技巧。由于深厚的绘画功底和见物忘情的艺术灵性,王长久对王振华极为赏识,对这位入室弟子悉心指导,王振华的绘画技巧和艺术表现力,由此得到了突飞猛进的提高。在以后的创作积累中,王振华的作品《金玉满堂》、《群虾图》等受到齐白石亲传弟子、全国著名画家王恨庚老人的首肯,更是对其极大的鼓舞和激励。王恨庚称其作品“从题材到运笔,从结构布局到款题以至印章,与白石大师都极其相象。”齐白石嫡孙、著名画家齐灵根先生为王振华《墨虾图》题字:“振华先生画虾,用笔用墨有齐派风度,功夫极深,构图亦有创新,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。” 由此,王振华作为齐派的第三代传人,以其突出的艺术表现和创作实力,在艺术领域成为独树一帜的实力画家。
而王振华最精到的,莫过于他的喜鹊画,并因此得到了“关东喜鹊王”的美誉。
王振华的喜鹊画构图精妙。从整体上讲,其创作主题突出分明,喜鹊无论大小多寡,均成为其绘画主题的言志之物,机警敏捷地跳跃于春意盎然的梅枝之上。而作为喜鹊的生动背影,梅与竹、梅与兰在其有限的艺术空间中,互明互暗,一隐一显,既是绘画创作的景致需要,也暗含着君子之风的艺术表达。王振华的喜鹊画中,还以淡墨勾勒出奇石的温厚存在,从不同的角度延伸其构图的诗意和美感。无论振华先生常画的《喜登高堂》画作,还是其他以鹊为题的花鸟画作,都把鹊、梅、石三个审美客体,和谐统一于一体,成为相互映衬、相得益彰的绘画意象。
王振华的喜鹊画,因为“喜鹊”而活了起来。中国美学重“气”,到六朝时与“韵”结合起来,凝固成“气韵”这一重要的艺术主张。在谢赫“六法”中,“气韵生动”高居第一。明代的汪砢玉曾说,“所谓气韵者,乃天地之英华也。”而深究这些绘画大家的理论要义,所谓气韵生动,首先强调的是鲜活着的生命感。而王振华无疑深得其义,所以他展现给我们的,是或歌唱、或低语、或静默无言、或跳跃腾挪的一群喜鹊。这群喜鹊为一派春色的悄悄来临歌唱不止,为一朵寒梅的无意绽放而展翅旋舞,间或有一两朵春雨缓缓飘落,它们也定然是喜形于色,或在梅枝的顶端忘情沐浴,或匿藏于花蕊的背后,絮语着鸟儿们的打情骂俏,演绎着鸟类生灵的花前月下。在我们欣赏王振华喜鹊的同时,却不得不说他为画得这些灵动鲜活的喜鹊所下的功夫:在十几年间,王振华几乎花掉了所有的工资,购买齐白石及其他绘画大师的精品画册,主攻“齐派”艺术特色,并对其他大家的作品潜心研究,千百次审视,一张张临摹,揣摩齐派绘画飘动在水墨间的艺术灵性,感受不同的大师间的各具特色的笔墨情怀。除临摹前辈作品外,王振华还从生活中汲取艺术营养,他亲自栽花种草、养鸡养鸟,观察花鸟鱼虫和入画家禽的生活习性。他尤把喜鹊请入院落,让其登堂入室,天天听其歌唱,与其同语同眠,终于从眼中有喜鹊渐进到心中有喜鹊的创作状态,最后竟达到了无处有、无处无的意在之境。
王振画还通过自己的喜鹊画,弘扬着中华民族的喜鹊文化。王振华先生笑言,“徐悲鸿的马,齐白石的虾,王振华的喜鹊入万家。”这既是他的艺术理想,也是激励他前行的动力之源。喜鹊进万家,送去的是喜庆、是欢乐,是鸟语啁啾的自然之美,是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和向往。王振华先生把自己的画室定名为九鹊堂,因为“九”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吉祥的高数,而他一幅幅的喜鹊图,其构画喜鹊的数量为三、即三生万物的自然之道,为四、意即四喜临门,为六、意即六六大顺,而图画中梅花点点的大红,也契合着中国传统的喜庆传统。也正因为此,振华先生的喜鹊画,成为雅俗共赏的艺术珍品。2010年在大连某四星级酒店,王振华的两幅画被一知名收藏家暗中卷走,不得不动用警方破案。另有一张《耄耋富贵全图》在笔会现场、在众目睽睽之下,竟也被人偷走。而于此,我不知道振华先生是该喜呢,还是该忧?
世上的诗词歌赋,大多讴歌的是美的事物。喜鹊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喜庆符号,从来不乏吟咏和赞美。一首藏头诗《喜鹊闹梅》像一首传唱千年的老歌,一直生动如初,“喜迎春风暖融融,鹊鸣吱吱笑稚童。闹声喧语赏花去,梅蕊幽香蜂蝶涌。”而我更喜欢唐朝诗人韩偓《秋深闲兴》中的一句诗,“晴来喜鹊无穷语,雨后寒花特地香”。仅仅“无穷语”三个字,就把欢笑的喜鹊,置于春丝缠绕之中,置于诗中、画中、梦中,以及你我的生活中。
还有,“关东喜鹊王”的艺术生命中。
王振华,齐白石第三代传人,号古莲池过客,又号鹊羽。辽宁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同泽书画院书画家,被誉为关东喜鹊王。

本文由作者上传并发布(或网友转载),烤鱼论文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未经作者许可,不可转载。
点击查看全文
相关文章
花离枝头几时鲜
爱情盛开在连理枝头
待到紫荆满枝头
千桃万李闹枝头 枝枝叶叶总关情
悦色春丝
怀念枝头歌者
免费论文网 > 文学论文 > 正文